青岛办首届民间工艺技能赛 高手赛“绝活”(图)

  据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郭泮溪介绍,本次大赛吸引报名者近200人,覆盖雕刻、塑作、剪刻制作、纸艺等30余个门类,其中不乏技艺精湛的“绝活”。

  报名者中半数以上是各项民间艺术的业余爱好者。一位女士三次光顾报名现场,给92岁的奶奶报名参加手绣类的比赛;一位女大学生陪同母亲报名,她说自己的母亲用剪纸卖来的钱供着家中两名大学生读书。

  受比赛条件所限,本次大赛未能将年画等民间工艺门类包罗进来,郭主席表示:明年争取将更多的民间艺术吸纳进来。

  周六上午,选手报到、交代表作,下午进行现场比赛,当场公布比赛结果,合格者将获得市职业技能鉴定中心颁发的“国家职业资格证书”,最优秀者还将被授予“青岛市工艺技能大师”的称号。

  王孟君业余作蛋壳雕已经有七、八年了,但他从未跟老师学过,甚至没见过任何其他人的蛋雕作品。他说,当初自己会画几笔画,懂点木工活,后来在电视上看到有人能在鸡蛋壳上雕画,觉得很有趣,自己也很喜欢,就自己闷在屋里摸索着开始学习。

  他向记者展示了四幅作品,一幅八仙过海,一幅古代四大美女,一幅的书法《沁园春·雪》,一幅“福禄寿禧”图。记者看到,利用刀刻在蛋壳上的深浅程度不同而产生不同的颜色层次,在薄薄不到0.3毫米的蛋壳上,竟能分清七种以上的颜色层次。连仙人的胡子都能分清一根一根的。

  王孟君介绍说,已经记不清自己最初自学时,用了多少个鸡蛋和多长时间才雕出第一个作品,因为一不小心就把蛋壳雕碎了,一件作品就失败了,“反正家里人跟着吃鸡蛋都吃够了。”现在,雕一件镂雕作品需要20天的时间,一件复杂的浮雕也得10几天。他说,蛋雕越到作品快完成的时候越难,一不小心就前功尽弃。

  剪纸,印象最深的是以前新人结婚时新房里贴的红喜字,和过年时张贴在窗上的吉祥画儿,一般老太太才会剪。参加本次大赛的张传允说,自己的家乡临沂有很多妇女都会剪纸,他最早就是看姥姥剪纸,觉得喜欢才学的,后来就成了自己的最用心的一项爱好。

  张传允说,剪纸是一项很单纯的传统艺术,它要的内容大多是为了表现淳朴和真善美的东西,以表达人们对生活的美好愿望。一把在任何商店里都能买到的小剪刀,一张尺幅不大的红纸,就可以完成自己的作品,剪纸在技术上也没有太难的东西,但现在的很多剪纸作品,却越来越失去了那种原汁原味的东西。张传允自己就是美术专业毕业的,但他说,除了构图的需要,自己并不把绘画的要素强加进剪纸的艺术。

  张传允说,自己一定要保持剪纸的传统风味。展开自己的作品,《梅花开五福》、《马上发财》、《福寿双全》,的确如他所说,都是普通人淳朴的美好愿望。

  张传允说,自己家乡还有很多埋藏很深的民间艺术,如泥塑、民间玩具等,有些就在身边,都没人把它们当作艺术。他说,自己除了把剪纸继承了下来,还准备在明年出一本书,把这些散失在民间的艺术收集起来。

  一把小锤子,几个小钻子,在一块玻璃上敲敲打打,运用或密集或稀疏的玻璃点,构造出千奇百怪的造型。可不要小瞧了这种随便的敲敲打打,这可不是随意拿起锤子就可以做的了的,运用手腕的力度、钻子的倾斜程度都有窍门,一不小心就功败垂成。

  丁履昭老人今年已经66岁了,退休前曾是第三印染厂的一位普通工人,用他的话说是做了一辈子的雕刻工。退休后,一直在家里闲着无事,眼看着自己用了一辈子的手艺就要荒废掉,怪可惜的,就开始琢磨了起来,既然雕刻能够运用在瓷器上,为什么不可以用在随处可见的玻璃上呢?三年前这一偶然的突发奇想,让他开始了玻璃版刻画的创作。原本的工作经验让他在创作上游刃有余,一幅作品只要用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大略的雕刻出外形,至于最后的勾勒、上色和点染,就是细功夫的活计了,最终一幅作品的完成大概就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了。

  张晗给自己用电烙铁在木头上做的画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———火笔画。以一个外行人的眼光来看,火笔画就是把一个普通的电烙铁加热后,利用它的热量在木头上烫出深深浅浅的黑色印痕,可是在张晗师傅的手下竟然就是一幅幅形态逼真的画作。

  张晗说创作火笔画最重要的就是要掌握火候,根据不同的材料和创作的内容,也需要各个不同粗细的烙铁做笔尖,他说光笔尖就有大大小小不下二十余个。

  在民间艺术大赛之前,张晗就已经是岛城的民间艺术大师了。以前随意创作送给朋友的作品悄悄流行起来,甚至芬兰、新加坡等许多国外来的客人都慕名前来所要一幅火笔画,曾有一幅作品在朋友的画廊卖出过4000多元的价钱。

  张晗原来是木制工艺品的副厂长,从小喜欢画画的他自从与木头打起了交道后,就将做画的对象转移到了木头上,用自己制作的电烙铁笔作起了画,并且自己厂子里的产品和自己的作品结合在一起,使光秃秃的家具有了一些艺术的品位,此举竟使产品大受欢迎。他的作品的取材范围涉及各个领域和画种,包括素描、油画、水彩……都可以在木板上再现出来。现在正在青岛大学做陶艺研究生的他还善于创新,将各个不同的材料运用到火笔画中。他向记者展示了一幅名为《吉祥》的火笔画,平常看来只是一幅普通的仙女像,可真正的机关是在熄灯之后,整个画面还可以看清楚,原因是他在上色时添加了一种发光材料。